伏尔泰网

土耳其此次对伊斯兰酋长国的援助俄罗斯情报报告

| 莫斯科(俄罗斯)
+
JPEG - 39 kb

招募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协助他们进入叙利亚的跨界移动以及向在那里活跃的恐怖团体提供武器

据报,伊黎伊斯兰国代表在土耳其情报机构的帮助下,在安塔利亚建立了一个广泛的网络,招募来自苏联解体后国家的个人,使他们能够参与叙利亚冲突,可能转移到俄罗斯。

这组招募人员包括名为Abdullah的吉尔吉斯斯坦国民、名为Azmet的Adygea人、名为Elnar的鞑靼斯坦人、名为Ilyas的俄罗斯联邦国民、名为Adil Aliev的阿塞拜疆国民以及名为Nizam的Karachay-Cherkessia人。他们接受俄罗斯联邦国民Ruslan Rastyamovich Khaibullov(别名Baris Abdul或化名“导师”)的领导。此人1978年4月1日在鞑靼斯坦出生,与家人在安塔利亚生活。他拥有土耳其永久居留许可。

招募是在监狱管理部门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如果被拘留者同意接受伊斯兰教和从事恐怖活动,招募者承诺与土耳其执法机构“做一笔交易”,免费提供土耳其律师 Tahir Tosolar的服务。Sultan Kekhursaev——身为土耳其公民的车臣人——也为同一目访问了拘押外国人的拘留中心。

2015年9月将批1 000多名来自欧洲和中亚国家的伊黎伊斯兰国战斗人员经Alikaila边界过境点(加济安泰普)从土耳其送到叙利亚。

战斗人员的移动路线非常靠近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经过Antakya、Reyhanlı、Topaz、Şanlıurfa和Hatay。

2014年3月,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主管H. Fidan先生协调了利比亚国民Mahdi al-Kharati率领的一支伊黎伊斯兰国大部队的转移。这些战斗人员经土耳其-叙利亚边境上的Barsai过境点,在海上从利比亚抵达叙利亚。

2015年12月底以来,在土耳其情报部门的协助下作出安排,用土耳其军用空中运输,将伊黎伊斯兰国战斗人员从叙利亚经土耳其运到也门。另一个运输战斗人员的办法是从海上抵达亚丁港。

与包括伊斯坦布尔在内的一些土耳其城市的安全、警察和行政当局保持联系的俄罗斯联邦国民参与通过土耳其宗教学校的招募。

众所周知,在与叙利亚接壤的土耳其地区为伊黎伊斯兰国战斗人员伤员提供休息和接受治疗场所。2014年,至少有700名战斗人员在加济安泰普休养。

据报,从2015年开始,土耳其情报部门协助将所谓“鞑靼人的村庄”从安塔利亚迁到Eskişehir。恐怖团体人民胜利阵线的鞑靼族裔战斗人员和同伙住在这里。他们的原籍是鞑靼斯坦、巴什科尔托斯坦和莫多维牙,其中有些人拥有俄罗斯和土耳其双重国籍。

该村的一名积极参与者是Timur Maunirovich Bichurin。他是俄罗斯国民,生于1969年12月15日,原籍是喀山,自2014年1月以来一直帮助在叙利亚境内作战的伊斯兰教徒。

2014年12月,土耳其情报机构帮助在土耳其特别是哈塔伊省设立营地,收罗非法移民并提供培训,准备向叙利亚派遣极端主义帮派。2015年1月,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参与行动,将三个恐怖同伙Osman Gazi、Omer bin Abdulaziz和Omer Mukhtar合并成一个称为Sultan Abdulhamid旅的团体。Omer Abdullah被任命为指挥官。该团体成员在土耳其武装部队总指挥部特别行动部队指导员和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人员的领导下,在土耳其 Bayır-Bucak的一个营地接受训练。在叙利亚拉塔基亚省北部,Sultan Abdulhamid 旅的活动与人民胜利阵线战斗人员的活动协调。

众所周知,2015年9月21日,在叙利亚Tell Rifaat镇,曾在土耳其Kırşehir的一个营地接受军事训练的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向人民胜利阵线战斗人员交付了武器。

据报仍在向叙利亚境内恐怖团伙运送武器,设在土耳其的基金会,即人权与自由和人道主义救济基金会(IHH)、İmkander和Öncü Nesil İnsani Yardım Derneği提供了便利。

各种样式的武器、军事装备和弹药供应正在从国外经土耳其伊斯肯德港口运抵。使用属于IHH、İmkander和Öncü Nesil的车辆(土耳其车牌号如下:33 SU 317、06 DY 7807、33 SU 540、33 SU 960、42 GL 074和31 R 5487),将军事装备和用品从那里经哈塔伊省(Oncupinar过境点)运往叙利亚阿勒颇省和伊德利布省。在叙利亚,向土库曼团伙和人民胜利阵线部队分发了武器弹药。

2014年9月15日,IHH代表用车将武器和药品供应从布尔萨经过杰伊兰珀纳过境点(Reyhanlı区)运到叙利亚送给伊黎伊斯兰国团体。一辆载有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人员的车辆在土耳其境内跟随和护送了这批货物。

答土耳其

俄罗斯联邦常驻代表团的信所附说明充斥着毫无根据的指控。

俄罗斯成为叙利亚冲突的一个直接当事方,它对叙利亚境内的平民死亡、破坏和毁灭负有责任,其破坏的程度和实效只有叙利亚政权能与之相比。

独立研究确认,俄罗斯联邦对叙利亚境内正在发生的70%的平民死亡负责。自从其于2015年9月30日开始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卷入以来,俄罗斯空袭已夺去1 300多条生命。这些受害者中90%以上的都是平民。这些袭击让2 000多人受伤。本说明后面附有对于这些伤亡的进一步详细的说明(附文一)。

现在,俄罗斯还直接对不分青红皂白完全摧毁民用基础设施负有责任,这是与叙利亚政权做法相似的又一个共同特点。当国际社会正在孤注一掷地努力向生活在被围困地区的叙利亚人民提供持续的人道主义援助之际,这种做法也增加了人道主义悲剧,援助这些被围困的人也与安全理事会第2254(2015)号决议有关,该决议是俄罗斯联邦帮助起草的,但它实际在阻挠该决议的执行。

蓄意以医院、学校、粮食储备、水和电力配送网络为攻击目标等同于战争罪。

俄罗斯在打击达伊沙/伊黎伊斯兰国和恐怖主义的借口下进入叙利亚战场。在经过8 000多次袭击(其中90%以反对派人员为袭击目标)后,没有一丝证据表明俄罗斯的空袭对达伊沙/伊黎伊斯兰国产生了任何影响。恐怖主义壮大和扩散了。

土耳其接纳了250多万叙利亚人,俄罗斯正是在此背景下对土耳其作出了毫无根据的指控。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自停止敌对行动以来继续进行袭击,使整个政治进程面临风险,从而有着造成数以万计的更多的叙利亚人大规模涌向我国边界的可能性。

如果俄罗斯联邦对打击恐怖主义是认真的话,它应将重点转向叙利亚政权,认真努力,让政治进程发挥功能。俄罗斯联邦目前的行动方针只会火上浇油,它直接参与冲突,让暴力水平和强度升级。走出恶性循环的唯一办法是确保在日内瓦公报的基础上进行真正的政治过渡。

在打击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的威胁以及展示与所有国家的密切和透明合作方面,土耳其有着值得称道的记录。关于我们为打击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的威胁所作的努力方面,详细情况见所附资料(附录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土耳其截获了与俄罗斯有联系的潜在的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并多次向俄通报驱逐他们的情况,尽管俄罗斯联邦政府不合作,这与俄公开宣布的利益不符。而且,有关俄罗斯人在其政府的批准下前往叙利亚加入达伊沙/伊黎伊斯兰国的新闻报道仍然令人极为关切。

俄罗斯的指控意在转移国际社会对其行为和结束叙利亚境内的冲突这一真正问题的注意力。我们请俄罗斯担负起安全理事会成员国的责任。

伏尔泰网

伏尔泰网, 国际版

所发表文章均遵守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在注明引文出处,对原著不进行随意删减和不用于商业用途下前提下,您可以自由复制 使用伏尔泰网站上的文章。(CC BY-NC-ND法)

支持伏尔泰网。

通过提供优质性分析类文章,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更好更深入的了解世界的走向。 本网站因您的资金支持而存在。
请通过捐款来帮助我们。

如何加入伏尔泰网

本网的所有参与者均为志愿者。
- 专业翻译 : 您可以参与翻译本网文章

分辨率2334(定居点)
分辨率2334(定居点)
伏尔泰网
 
俄罗斯总统观注
安理会28日会议2016年十月
俄罗斯总统观注
伏尔泰网
 
炮击了美国对阿拉伯叙利亚军队
炮击了美国对阿拉伯叙利亚军队
翻译 蒙泽尔·蒙泽尔, 伏尔泰网
 
巴尔米拉万人坑
巴尔米拉万人坑
翻译 巴沙尔·贾法里, 伏尔泰网
 
在叙利亚9月5日的袭击事件
在叙利亚9月5日的袭击事件
翻译 巴沙尔·贾法里, 伏尔泰网
 
贩运武器从约旦向叙利亚
贩运武器从约旦向叙利亚
翻译 巴沙尔·贾法里, 伏尔泰网
 
约旦政府在叙利亚的恐怖分子的支持
约旦政府在叙利亚的恐怖分子的支持
翻译 巴沙尔·贾法里, 伏尔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