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EG - 36 kb

俄罗斯联邦高度重视网络安全问题。因此,我们支持在大会设立的从国际安全角度看信息和电信领域的发展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主持下正在进行的包容性讨论。我们认为,组织者使讨论侧重于没有得到联合国会员国广泛支持、尚待商榷的理念,会将国际信息空间推向不可预测的不利局面。

应当清醒地认识到,网络对抗绝不可能被遏制在地方边界之内,而是不可避免地会蔓延到边界以外。当前,世界确实需要在全球网络和平与网络战之间作出选择。这一选择如今关乎存亡,这并非什么隐喻。这一选择应由全体会员国作出,不论其能力大小,且不能被自认为有权单方面监管信息空间的少数“精英”所把控。

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变,正自然而然地占据联合国的日常议程。然而,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提醒,即国际信息安全问题对安全和人类同样至关重要。在COVID-19危机中,几乎全部交流,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人交流,都已数字化。我们的政府服务、银行、医院、学校以及其他重要机构现在都完全依赖数字基础设施。

当前,世界对信息和电信技术空前依赖。确保这类技术的安全性已成为全球各国的优先事项。尽管存在政治分歧或经济差距,但会员国在这一威胁面前同等脆弱,都感到迫切需要制定全球对策。

令人严重关切的是,上述少数“精英”正在积极推行网络空间军事化,宣扬“预防性军事网络攻击”、包括打击关键基础设施的理念。

更令人遗憾的是,某些国家假借“在信息空间全面和无条件地适用国际法”、包括适用国际人道法为名,企图为单方面向他国施压和进行制裁、甚至是可能对他国使用武力的做法进行辩解。

我们绝不接受这些理念,坚决主张仅将信息和电信技术用于和平目的。联合国在这一进程中的作用独特而不可或缺。唯有联合国才能提供真正的全球对策,确保各国平等参与。我们认可区域组织的宝贵投入,但全球努力不应碎片化,不应沿区域边界或在各“权力集团”之间分化。

我们认为,“网络和平”是一个现实目标,唯有通过联合国基于共识的包容性机制才能实现,例如通过信息和电信技术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该工作组拥有解决这一问题的独特优势。为加快这一进程,我们应当集中精力落实以下优先领域:

1. 拟定一套全面、符合当前现实的普遍规则、规范和原则,规范国家在信息空间的负责任行为。我们促请全体会员国积极参与起草信息和电信技术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的成果报告,确保该文件提倡新的、基于共识的行为规则并提及继续在联合国主持下就国际信息安全开展定期机构对话的必要性。鉴于当前动态以及各国日益期盼建立更好的国际信息安全制度,在未来某个时间,还应探讨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信息安全文书。

2. 进一步研究如何在信息空间切实适用国际法。数字领域不是法外之地,但围绕这一问题仍未达成普遍共识——甚至连谅解也未达成。尽管从国际安全角度看信息和电信领域的发展政府专家组同意,国际法、特别是《联合国宪章》适用于这一领域,但在此之前政府专家组也指出,必须进一步研究,以就这类规范如何适用于国家行为以及如何适用于国家使用信息和电信技术的问题达成共识。此外,政府专家组强调,鉴于信息和电信技术的独特属性,可在今后制定更多规范。2015年,政府专家组确认,就国际法如何适用于国家使用信息和电信技术问题达成共识对于促进开放、安全、稳定、无障碍、和平的信息和电信技术环境至关重要。这一来之不易的、脆弱的共识表述不应被打破。

我们关切地注意到,某些国家和国家集团试图提交它们对这一问题的国家愿景,作为国际社会现成的指导方针。关于这个问题的任何“最终判断”只能是全体会员国参与联合国相关论坛谈判的产物,应体现普遍共识。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正在开展这项工作,我们不应对结果进行预判。

3. 俄罗斯发起的不限成员名额政府间专家委员会旨在拟定一项关于打击为犯罪目的使用信息和电信技术的全面国际公约,这朝着实现“网络和平”又迈出了重要一步。至关重要的是开展共同努力,为委员会的工作做出建设性贡献。

4. 确保建立公平、公正的国际信息安全制度,顾及所有国家的利益,不论其能力大小。联合国领导的旨在弥合数字鸿沟的能力建设工作至关重要,应予以大力支持。我们希望信息和电信技术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在一定时候能够制定切实可行的建议,满足有需要者的期望,并有效付诸实施。

正如我们在COVID-19大流行中学到的那样,生命比政治红利更重要。俄罗斯联邦坚信,应秉持这一态度开展共同努力,为子孙后代的共同利益建设和平的信息和电信技术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