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尔泰网

沙特阿拉伯的转向

尽管沙特阿拉伯支持所有的圣战运动(包括最极端主义运动)已三十五年, 利雅得似乎突然改变了它的政策。 由于伊斯兰酋长国可能会发起进攻威胁沙特阿拉伯的生存,沙特阿拉伯发布了它要消灭这一组织的信号。 与表象相反,沙特阿拉伯仍受到土尔其与以色列支持,这两个国家销售它们抢劫来的石油。

| 大马士革(叙利亚
+
JPEG - 23.7 kb
在这张被伊斯兰酋长国传播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它的一个战斗人员有法国的FAMAS的武装, 而巴黎却否定跟这组织有任何关系。事实上,法国把武装提供给自由叙利亚军,它必须把三分之二运送给努斯拉阵线(也就是说在叙利亚的基地组织), 叙利亚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一项文件可以为此佐证。之后,努斯拉阵线的一些团体跟他们的武装与伊斯兰酋长国进行联盟。此外,同官方的声明相反,伊斯兰酋长国指挥官,是现在的易卜拉欣(Ibrahim)国王并兼任自由叙利亚军参谋部员。

预备 : 伊斯兰酋长国是西方创造的。

联合国安理会一致反对伊斯兰酋长国以及2170号决议,这只是表面的态度。这不会使人忘记伊斯兰酋长国曾经和现有的支持。

就以伊拉克近期发生的事件而言,大家都注意到这些战士坐着直接从美国汽车公司出产并装配有新的乌克兰设备的崭新的悍马。他们正是使用这设备扣押了伊拉克部队的武器。此外,伊斯兰酋长国有能够立即管理被征服地区的民政管理官员,以及能够利用网络与电视来促进其行动的传媒专家,大家都对此感到惊讶;这个人显然是在布拉格堡(Fort Bragg)受过培训。

虽然美国的审查禁止任何审改,我们通过路透社得知2014年一月在国会的一个秘密会议上表决通过了一项决议:资助和武装自由叙利亚军 、伊斯兰阵线 、努斯拉阵线 、和伊斯兰酋长国直到2014年九月。几天之后,阿拉伯电视台吹嘘杜勒·拉赫曼(Abdul Rahman)是伊斯兰酋长国的真的领袖的新闻。之后,二月六日,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在波兰召集了欧洲主要的内政部长以要求他们组织战士们从中东回到他们自己的国家,这样伊斯兰酋长国就会有足够的战士来攻打伊拉克。最后,二月中旬,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为期两天的会议聚集了同盟安全局长,目标显然是让伊斯兰酋长国准备进攻伊拉克。

关于所谓的“民主党反对派力量”2012年8月报道

令人惊讶的是国际媒体突然开始谴责战士的罪行,可是这些罪行三年来持续不间断。公开割喉死刑与十字加上钉的死刑并不是新闻 : 举个例子,2012年二月,Bab Amr的伊斯兰酋长国设立了“宗教的法院”,把150人判处割喉死刑,而且这没有引起西方与联合国的任何反对。2013年5月,自由叙利亚军(所谓的温和派)阿法鲁克(Al-Farouk)旅的指挥官发布了一个视频,在视频中可以看到他把一位叙利亚军人割害并吃了他的心脏。 当天,西方人坚持形容他们是“温和派的反对者”,但是不顾一切地为民主主义而斗争。BBC竟然让这个食人者发言,为自己申辩。

显然,法比尤斯(Fabius)区别对待”温和派”的战士(到2013年初为止的自由叙利亚军和努斯拉阵线,也就是说基地组织)和”极端主义”战士(自2013年以来的努斯拉阵线和伊斯兰酋长国)是一个纯粹的传播伎俩。易卜拉欣(Ibrahim)国王的情况很清楚:2013年5月,约翰·麦凯恩访问自由叙利亚军时,他既是”温和派”的参谋部的人员,又是”极端主义”派的领袖。此外,一封2014年1月17日自由叙利亚军参谋部长萨利姆·伊德里斯(Salim Idriss)将军的信,证实了法国和土耳其通过自由叙利亚军提供给自由叙利亚军的三分之一弹药、给基地组织的三分之二的弹药。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叙利亚大使巴卡尔·贾法里(Bachar Jaafari)呈现了这件文献。法国代表团并没有对此份文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

JPEG - 18.8 kb
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跟自由叙利亚军参谋部长。前景左边:易卜拉欣·巴德里(Ibrahim al-Badri)与之参议院正在讨论。在他旁边的是萨利姆·伊德里斯(Salim Idriss)准将(戴眼镜)

这之后,2014年8月期间,北约和海湾合作委员会的一些国家的态度有所改变,他们从秘密的、有力的、持续的支持到公开对抗。为何?

战士的 布热津斯基(Brzezinki)学说

让我们我们回到三十五年之前来试图理解沙特阿拉伯-也许是美国-正在发生的改变。1979年以来,华盛顿在布热津斯基(Zbignew Brzezinski)国家安全顾问的煽动下,决定支持政治伊斯兰反对苏联的势力。这样,美国重新支持埃及实施的支持穆斯林兄弟会反对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的政策。

布热津斯基决定发动了一个从阿富汗(当天被穆罕默德·塔拉基(Muhammad Taraki)共产主义政权统治)和伊朗(他在那里自己实现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Rouhollah Khomeiny)教长的回到)的大规模的“穆斯林革命”。后来,这穆斯林革命本来要在阿拉伯世界扩散并且破灭跟苏联有关的民族主义运动。

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意外地成功了 : 在穆斯林兄弟会中招收并且受本拉登(Oussama Ben Laden)共产主义反对大富豪指导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战士,发动了恐怖运动使得阿富汗向苏联求援。红军进入了阿富汗然后在那陷落了五年,加快了苏联倒台。

在伊朗的行动倒是变成了一个灾难 : 布热津斯基(Brzezinski)看到霍梅尼 (Khomeiny)并不是传说中的人(希望回收被沙赫将没收的地产的阿亚图拉)并且他们是真正的反帝国主义者,这令他十分惊恐。之后,他认为“伊斯兰教徒”这个词义不尽相同,他决定区分好的逊尼派教徒(合作者)与坏的什叶派教徒(反帝国主义者),并且把逊尼派教徒的管理委托给沙特阿拉伯。

最后,卡特总统考虑到华盛顿与沙特(人名)的联盟重新,在1980年1月23日的国情咨文的发言上宣布了今后美国的国家安全目标,即得到海湾的石油。

自此以来,战士们攻击了苏联(接着俄罗斯)与民族主义或阿拉伯政权或抗拒者。从美国谴责战士煽动并促成了911恐怖袭击,到在巴基斯坦声称本拉登死亡这段时期(2001-2011),情况变得更加复杂。这其实既否定了跟战士们的关系,又以他们为借口来进行军事干涉。2011年因战士们与北约的官方合作,事情又变得清晰起来。

2014年8月沙特阿拉伯的转变

在35年期间,沙特阿拉伯资助并提供武装给所有的穆斯林政治运动,条件是(1)它们属于逊尼派教徒,(2)承认美国的经济模式和伊斯兰教能够相容的,(3)假如他们的国家跟以色列签署一项协议,他们不会质疑。

35年来,大多数的逊尼派教徒对战士们和英美帝国主义的合作视而不见。他们赞同英美做过的事情和所有归咎于英美的事情。最后,大多数的逊尼派教徒为瓦哈比教辩护,称其是伊斯兰教的真正型式,尽管它在沙特阿拉伯的一些圣地被摧毁。

尽管没有被邀请参加“阿拉伯之春”的准备,沙特阿拉伯惊喜地观察着“阿拉伯之春”,对美国对卡塔尔与穆斯林兄弟会委以的责任表示担心。利雅得迅速开始与多哈展开竞争,赞助在利比亚,尤其是在叙利亚的战士。

这就是成为总统的西西(Abdel Fattah al-Sissi)将军把完整的穆斯林兄弟会的保单材料递交给阿卜杜拉(Abdallah)国王阿联酋之后振兴了埃及的经济的原因。 然而2014年2月,在反穆斯林兄弟会的斗争背景下,西西(Al-Sissi)总统发现并递交了穆斯林兄弟会的详细规划以便在利雅得和阿布达比攫取权利。几天之内,同谋者被抓并招认,当日,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威胁卡塔尔--穆斯林兄弟会的赞助方要摧毁它,假如他们没有立即释放穆斯林兄弟会。

利雅得很快就发现伊斯兰酋长国也在溃败,并准备在攫取伊拉克地三分之一之后冲击它。

35年来慢慢形成的牢固地意识形态被阿联酋和埃及击破了。8月11日,爱资哈尔(Al-Azhar)大学的大教长塔耶布(Ahmad al-Tayyeb)强烈谴责了伊斯兰酋长国和基地组织。第二天,阿拉姆(Shawki Allam)埃及的大穆夫提也对此谴责。

8月18日和22日,阿布达比在开罗的帮助下轰炸了在的黎波里的恐怖分子。两个逊尼派的国家第一次联合起来在另一个逊尼派国家攻击了极端主义者逊尼派教徒。他们的对象是一个合作包括贝尔哈吉(Abdelhakim Belhaj),前基地组织三号被北约任命为的黎波里军事总督。采取这项行动前似乎没有通知华盛顿。

8月19日,沙特阿拉伯的大穆夫提谢赫(Abdul-Aziz Al al-Sheikh)酋长,终于决定把伊斯兰酋长国和基地组织的战士称为“伊斯兰的第1敌人”。

沙特阿拉伯转变的后果。

因为沙特阿拉伯转变得太快,以至于地区的参与方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适应,因不同问题而面对着不同的矛盾处境。一般来说,华盛顿的盟友谴责在伊拉克的伊斯兰酋长国,但还没开始谴责在叙利亚的伊斯兰酋长国。

更令人惊讶的是,虽然联合国安理会在7月28号的总统讲话以及它的8月15号的2170号决议上谴责伊斯兰酋长国,但圣战组织显然还受到一些国家支持 :被伊斯兰酋长国偷取的伊拉克的石油由土尔其运输,违反了这些文本的原则。它在杰伊汗港装载经由以色列转运的运油船,然后往欧洲重新出发。 目前,订货商的名字还不可知,不过土耳其和以色列的负责人已经清楚。

至于卡塔尔仍旧保护着穆斯林兄弟会的许多知名人士,却依否认支持伊斯兰酋长国。

JPEG - 31.9 kb
2014年八月二十四日,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以及...卡塔尔外交部长出席了外长会议讨论伊斯兰酋长国问题。届时约旦外长也出席了会议。

记者招待协调会上,俄罗斯和叙利亚的外交部长拉夫洛夫(Sergey Lavrov)和瓦利德·穆阿利姆(Walid Mouallem)号召建立一个反恐怖主义的国际同盟。但是美国正在和英国准备在叙利亚地区的陆战(黑色的干预力量), 拒绝跟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联盟,并且坚持要求巴沙尔·阿萨德(Bachar el-Assad)总统辞职。

这起终止了35年的沙特阿拉伯政治的冲突变成了利雅得和安卡拉之间的对抗。从今以后,土尔其和叙利亚的库尔德党以及一直被华盛顿与布鲁塞尔视为恐怖主义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受到了美国国防部的支持反对伊斯兰酋长国。的确,与大西洋主义媒体含糊的介绍相反,近日在美国的空军的帮助下,击退了伊斯兰酋长国的是土尔其的库尔德工人党和叙利亚的战斗人员,而不是库尔德斯坦当地政府的伊拉克斗士。

暂时的了结

目前的状况真假难辨。美国真的打算把它们自己创造的却已无法够控制的伊斯兰酋长国摧毁吗?还是仅仅削弱它,并把它作为地区政治工具 ? 安卡拉与特拉维夫是为了华盛顿还是反对华盛顿而支持伊斯兰酋长国 ? 还是因为这种支持有利于内部的异议 ? 是为了拯救君主国沙特阿拉伯会与正在拆除以色列地保护装置的伊朗和叙利亚联盟吗?

翻译
Nathan Reuters

所发表文章均遵守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在注明引文出处,对原著不进行随意删减和不用于商业用途下前提下,您可以自由复制 使用伏尔泰网站上的文章。(CC BY-NC-ND法)

支持伏尔泰网。

通过提供优质性分析类文章,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更好更深入的了解世界的走向。 本网站因您的资金支持而存在。
请通过捐款来帮助我们。

如何加入伏尔泰网

本网的所有参与者均为志愿者。
- 专业翻译 : 您可以参与翻译本网文章

意大利达比营特种部队
《孙子兵法》
意大利达比营特种部队
翻译 曼利奥·迪努希
美国对中国智能手机的攻击背后
《孙子兵法》
美国对中国智能手机的攻击背后
翻译 曼利奥·迪努希
香港,《南京条约》又回来了
《孙子兵法》
香港,《南京条约》又回来了
翻译 曼利奥·迪努希, 伏尔泰网
 
美国的“保护费”像火箭一样飞涨
《孙子兵法》
美国的“保护费”像火箭一样飞涨
翻译 曼利奥·迪努希, 伏尔泰网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联邦议会的讲话摘录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联邦议会的讲话摘录
翻译 弗拉基米爾·普京, 伏尔泰网
 
乌克兰:将北约写进宪法
《孙子兵法》
乌克兰:将北约写进宪法
翻译 曼利奥·迪努希, 伏尔泰网
 
美国埋葬与欧洲共谋的INF条约
美国埋葬与欧洲共谋的INF条约
翻译 曼利奥·迪努希, 伏尔泰网
 
委内瑞拉,美国深层国家派系的仓促政变
《孙子兵法》
委内瑞拉,美国深层国家派系的仓促政变
翻译 曼利奥·迪努希, 伏尔泰网
 
以色列,授权杀人
《孙子兵法》
以色列,授权杀人
翻译 曼利奥·迪努希, 伏尔泰网